九璃

【周叶】你死定了(四)

十七只长颈鹿:

+校园paro


+修修日常作死任务(1/1)


 
 


二十


周泽楷和叶修的再次碰面,是在月考的考场上。


本来这种事情,他就算不来也没人敢质疑半句。但周泽楷并不打算给新来的班主任搞事的机会,毕竟像叶修这种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人,一味地纵容只会让他越发得寸进尺。


周泽楷进教室的时候,考试已经开始大半个小时了。他进门的动静不算小,所有人都朝他望了过来,包括正坐在讲台上监考的叶修。


不对。周泽楷皱眉,一切都太正常了,他的座位上既没有蠢不拉几的立牌,也没有戴着蜡笔小新头套的叶修,倒是非常干净整洁,就像专门等着他来一样。


不过周泽楷也不怵叶修耍什么花招,要是叶修敢主动撞枪口,他不介意亲自送后者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二十一


周泽楷刚落座没几秒,叶修就殷勤地送来了试卷。


他随意扫了眼,密密麻麻的数学符号看了就叫人倒胃口,提不起半点兴趣。


周泽楷草草写上名字,便把试卷一推,干脆趴在桌上睡觉了。


叶修却一直没走开,在手心写写画画,过了阵,戳戳他的肩,给他看掌心的字:“楷哥,我这有答案,你要吗?”


周泽楷没搭理他。


叶修又写道:“大佬帮帮忙,这次千万别交白卷。”最后还画了个双手合十的表情。


周泽楷把头扭到另一边去了。


叶修装作巡场的样子踱过去,顽强地继续骚扰:“以后你要是看谁不爽我帮你打小报告,看上哪个妹子我帮你泡,成交?”


周泽楷懒懒地看了他一眼,几不可闻地哼了声,算是答应了。


叶修立马如蒙大赦地刷刷写答案。


监考老师不止一个,叶修不好做得太明显,便站在周泽楷课桌前,双手背到身后把掌心的标准答案露出来,表面却是一本正经地巡视考场。


周泽楷每抄完一题,就拿笔敲叶修的手心,示意他换下一道。等到整张试卷都填满了,周泽楷把他的手抓过来,歪歪斜斜地在那修长的指肚上写:“完事,滚吧。”


叶修看着手指上的留言,特有成就感地拍了张照留作纪念。


 
 


二十二


月考结束那一晚,照例是不上晚自习的。


周泽楷同他那群小弟正浩浩荡荡地朝网吧涌去,正巧在校门口碰上叶修。


杜明凑到周泽楷跟前,挤眉弄眼道:“楷哥,你那班主任。”


“嗯。”周泽楷当然也看到了,本不想招惹麻烦,被杜明这么一点名,反倒不好装无视。


叶修察觉了这边的动静,笑着望过来,视线落在周泽楷身上,很随意地打了个招呼:“楷哥,又去网吧啊?”


这个老师的画风好不一样!!!围观的众人在心里疯狂吐槽道。


周泽楷冷淡地点头,像是早就习惯了。


“那等我批完卷,就去给你送夜宵。”叶修边说边往办公室走,似乎也没多在意对方的回答。


周泽楷抿着唇,忽然长腿一迈,勾住叶修的脖子,说:“跟我走。”


“哎,等等。”叶修被拖得有些踉跄,好不容易站稳了,把监考工作牌收进口袋里,才握紧周泽楷的手道:“走吧。”


周泽楷僵了一下,旋即若无其事地往前走。


留下一群小弟内心无比澎湃地注视着两人手牵手的背影,不可置信地想:不能吧,老大居然弯了?


 
 


二十三


周泽楷内心别扭极了,他很少与人亲近,更别提跟另一个男人牵着手走了一路。


他本来是无所谓的,毕竟叶修对他还算不错,让对方牵着就当是是给小弟的福利。可牵着牵着,他渐渐不自然起来,掌心像是塞进了一个火炉,灼心灼肺地烧着,渗出细密的汗,闷热又潮湿。


这样太难受了,周泽楷想松开,却被叶修紧紧握着,非得使劲甩才能挣脱。


可叶修偏偏温言软语,叫周泽楷连发怒的借口都找不到。


好不容易熬到网吧,叶修自然地放开手,掏出身份证开了张卡。


周泽楷松了口气,却又觉得掌心空荡荡地发凉。


好在那群家伙很快就到了,簇拥着周泽楷,吵吵嚷嚷地问:“楷哥,今晚还玩荣耀吧?”


周泽楷点头,刷卡登陆帐号。


叶修坐在他身边,却是在认认真真地看教案。


周泽楷心不在焉地打了几局,余光老是被那些奇形怪状的数字符号带跑,终于恼了,把叶修拎到自己座位上,冷冷地命令道:“玩这个。”


叶修有些不好意思道:“不太好吧……”


“少废话。”周泽楷不悦地想,反正用的是他的号,就算坑了队友也没人敢说半句不是,叶修这么磨磨唧唧的可真烦。


不过念着叶修还是初级菜鸟的份上,周大佬特别大发慈悲地补充道:“不会的,我教你。”


叶修心情复杂地没说话。


 
 


二十四


“大神,求罩!”


“叶老师你还缺腿部挂件吗?”


“叶修老师,我保证再也不逃课了,帮我刷个材料吧。”


一局竞技场结束后,被围在人群中央的叶修谦虚地摆了摆手:“我说了不算,都听楷哥的。”


周泽楷的脸色很臭,这让众人对大神狂热的追捧顿时降温不少。


这种时候谁都不敢出声触老大的霉头,只有叶修笑了笑,拿手指去勾周泽楷的手,来回晃着:“憋死了,出去抽根烟?”


周泽楷没接话,只是慢慢握紧那根手指。


叶修知道他答应了,便站起身和他一起走出网吧。


天色已经很暗,叶修掏烟点火,视野里便只有这一点火星亮着,明明灭灭地映在他眼睛里。


周泽楷伸手跟他要烟,叶修没给,一本正经地说教道:“吸烟有害健康。”


周泽楷皱眉,他最烦这种条条框框,对制定者毫无约束力,却强迫其他人接受遵从。


叶修知道他不服气,笑道:“好啦,张嘴。”


周泽楷微微分开嘴唇。


叶修凑近他,几乎是嘴贴着嘴把烟气渡过去,苦涩的尼古丁气息又热又轻地钻到舌头里,味道算不上好,触感却异常撩拨神经。


“这种东西不好,不要学。”叶修把烟叼回嘴里说道。


周泽楷猛然回过神来,视线冰冷地注视着他:“你故意的。”


“是啊,我说过我喜欢小混混吧?”他看了周泽楷一眼,笑了笑说,“你要是敢抽烟,我就要亲你了。”


 
 


二十五


那次之后,周泽楷和叶修的关系就进入了一个非常微妙的阶段。


周泽楷仍喜欢逃课,只有数学课会象征性地坐在教室里睡觉。


而叶修却一反常态地见到周泽楷就躲,连上课都目不斜视,余光半点都没落在周泽楷身上。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周泽楷还能忍忍,可一连一个礼拜,即使他一堂课都没缺席,叶修也没主动来跟他说过一句话。


这天,周泽楷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叶修被堵进厕所隔间,别的男同学一见周泽楷便做鸟兽散,连围观的胆量都没有。


周泽楷双手插在裤兜里,单腿踩着墙,用一个标准腿咚的姿势把叶修锁在角落里。


“楷哥,有什么事吗?”叶修有些心虚道。


周泽楷冷哼,反问:“你躲什么?”


叶修犹豫着,略显忐忑道:“……犯了点小错误。”


周泽楷好奇地挑着眉毛,示意他继续。


叶修却怎么都不肯说了,讨好道:“答应我,不管明天发生什么,你都不要生气。”


周泽楷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不说话。


叶修没办法,特别贞烈地捧着周泽楷的脸用力亲了一下:“楷哥,你要是嫌不够,舌吻……”


周泽楷嫌弃地捂住他的嘴,碰着唇的手指微微发热。他淡淡说道:“先这样吧。”


 
 


二十六


第二天,叶修请假没来,月考的试卷和成绩都下来了。


周泽楷脸色阴沉地看着那张写得满满当当却只得了零分的数学考卷,头一次这么想把人往死里揍。


 

评论

热度(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