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璃

【周叶】你死定了(上)

十七只长颈鹿:

+校园paro,初中言情风,想把这些狗血雷梗都搞一遍

+没错是新坑,打算埋了自己


 
 




周泽楷是叶修班上的学生。

特出名,不单是因为校草的名头,更因为这个名字三天两头地上榜,让人想忘记都难。

不过上的都是白榜,什么寻滋挑衅,什么聚众斗殴,这类恶劣事件发生在这位受人瞩目的校草身上实在太过常见了。

不过周家在本地颇有势力,所以周泽楷才能挂着十几个大过却依然嚣张地在校园穿行。


 
 




叶修是周泽楷班上的新班主任。

很年轻,才刚大学毕业就接了这个烫手山芋,倒是叫许多同僚替他点了个蜡。

叶修自然也听说了自己班上有这么尊活祖宗,第一堂课自我介绍完便问道:“谁是周泽楷?”

教室里鸦雀无声。

叶修扫了一圈,发现最帅那个也没赶上自己,心想该不会自己要成为新一代校草的时候,角落一个女生怯怯地举手道:“报告老师,周同学不在。”

叶修温和地笑笑:“那有没有他的照片呢?”

全班沉默了两秒,然后几乎所有的女生都从笔记本里取出了一叠校草的私家独照。


 
 




啧,果然不是一般的帅。

叶修翻着手里一摞厚厚的照片,各种角度各种姿势,大部分是抓拍的,能很清楚地看到少年张扬冷峻的五官,以及修长匀称的躯体下蕴藏的力量。

叶修全都仔细看了一遍,最后挑了张篮球赛时周泽楷坐在休息区垂目深思的照片。

大正脸,除了略长的刘海盖住了眉毛外,其余五官都清晰地暴露在视线下,帅得张狂恣意毫不收敛。

叶修挑好照片,便开始满校园找周泽楷。

周泽楷喜欢打球,喜欢打架,偶尔也会到对街的网吧里包夜打游戏。

这都是从学生那里听来的消息。

今天运气算好,周泽楷没到处乱跑,就呆在球场上跟人3V3。

叶修比对着照片,确认球场里跳得最高那家伙就是周泽楷后,先去小卖部买了瓶x动。

大概是见他眼生,周泽楷还颇有余裕地往叶修这边看了两眼,才出手三分。

篮球干脆地落入框里。

叶修一手举着照片,一手举着运动饮料,特走心地应援道:“周泽楷你好帅!”

然后就见周泽楷跑步一个趔趄,差点没摔。

叶修迎着他的视线,嘴角抽搐地露出一个“我没有笑”的表情。


 
 




周泽楷打篮球的技术不错,画面极其赏心悦目,仿佛每一步都精心计划过,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就轻松地把球送进了篮筐。

叶修看了半天,等他们结束了,才走过去把手中的x动递给周泽楷,笑道:“见面礼。”

周泽楷正在擦汗,歪着头看他,却没说话。

叶修满脸真诚道:“我叫叶修,新来的,照规矩来拜大佬。”

周泽楷这才将信将疑地接过喝了。

“顺便拜托一下,明天下午我的数学课上有场随堂测验,请大佬务必赏光。”

周泽楷被呛得差点全喷在叶修脸上。


 
 




第二天下午,周泽楷自然没来。

叶修毫不意外地盯着最末那张空桌出神,寻思了半天,决定再去找周泽楷谈谈。

这一次,叶修在围墙后面蹲守成功。

周泽楷落地时,被突然站起来的黑影吓了一跳,表情刚要凶看清对方的脸后就变成了不耐烦,扭头就走。

“大佬,有没有空,咱们谈谈?”叶修懒散地跟在他后边,也不等他的回答,便自顾自道,“昨天教务主任来找我,说咱们班总有人缺勤,再这么下去要扣我奖金。”

周泽楷脚步没停,明显是一付“关我屁事”的姿态。

叶修给他递了根烟,商量道:“给点面子,帮我这个忙?”

周泽楷第一次见给学生递烟的老师,心里涌起一种荒唐的感觉。不过靠这点手段就像收买周大佬明显不现实,他冷冷一笑:“自己解决。”

说完就加快脚步,迅速脱离了叶修的视线。


 
 




于是第二天,叶修自费做了个等身比例的人形立牌,摆在周泽楷的位置上。

这件事很快就在校园里传开了。

这么有个性和胆量的老师已经不多见了,一定会被周泽楷教训得很惨。

和周泽楷关系比较好的几个都是常一块打篮球的,中场休息的时候,江波涛用胳膊捅了捅他,道:“给你做立牌的,就是昨天站场边上那个?”

周泽楷略略点了下头。

“还……挺好玩的。”江波涛笑道,“你打算怎么办?”

周泽楷仰脖灌了口水,没搭话。

倒是一旁的杜明迫不及待道:“楷哥,要搞他吗?”

周泽楷把毛巾丢到杜明怀里,冷着脸皱了皱眉道:“懒得。”


 
 




人形立牌已经代周泽楷上了一礼拜的课了,虽然有些无厘头,但如此挑衅的行为却没遭到周泽楷报复,已经称得上是奇迹了。

叶修照样上他的课,周泽楷照样打球打架打游戏,一切都相安无事,显得正常极了。

可叶修却闲不下来,蹲在小树林的树荫里,一点没落地观赏完一位春心萌动的少女被校草残忍拒绝的全过程后,才拍拍屁股起身,凑到周泽楷跟前,狗腿道:“大佬,我给你写封表扬信吧。”

周泽楷奇怪又嫌弃地望着他。

“本以为你逃课打架夜不归宿,把校规的雷区踩了个遍,没想到在拒绝早恋这块还做得挺不错。”叶修感慨道。

周泽楷转身就走。

叶修忙不迭地跟上,这才进入今天的正题:“昨天教务又发通知了,说要检查仪容仪表。”他比划了一下周泽楷盖住脖子的碎发,好心建议道,“要不去修一修吧?”

周泽楷特烦有人对他动手动脚的,猛地顿住脚步,表情冷淡却透着股凶意逼近叶修,冷硬道:“我说过,自己解决,少烦我。”

被大佬警告的叶修摊开手,表示投降:“好吧,我自己解决。”


 
 




于是第二天,周泽楷的座位上的人形立牌换成了蜡笔小新的发型。

然后闻讯而来的各年级学生排成了五百米长队,纷纷与画风百年难遇的校草合影留念。

当天放学,叶修就被堵在了学校后街的巷子里。


 

评论

热度(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