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璃

【all叶】你能看见他的兔耳朵吗

语罢寄无人:

-傻黄甜,一发完


-修修实在是太可爱了


-前排ooc预警










只有心怀爱意的人才能看见兔耳朵。












地点:苏黎世。




时间:清晨早饭后。




事件:叶修起来晚了,现在准备去买早饭。




“老叶老叶!我也没吃早饭一起啊一起啊。诶诶诶,等我一下等我一下。”




叶修都不用回头就能猜到是谁,果然一转头就看见向自己跑来的黄少天。




叶修目送着黄少天跑到自己的面前。




只是黄少天看自己的目光非常奇怪,有些想看却撇开了头,脸颊微红:“老叶,你头顶的兔耳朵真是太可爱了。”




叶修被黄少天弄得愣了愣,一脸懵逼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什么玩意?”




别说是兔耳朵,叶修只摸到了自己的头发。




黄少天整个人都扭扭捏捏:“老叶,你别害羞啊,真的挺可爱的,我能捏一捏吗?”




叶修面无表情地说:“你早上吃药没?”




还没等叶修说完黄少天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黄少天的手心热热的,散发着一种格外温暖的温度,叶修不禁停下了想要拍开那只手的想法。




没有人说话,黄少天的手轻轻揉着叶修有些长但却格外清爽干净的头发,眼神深处的柔和笑意简直快溢了出来。




叶修看着黄少天,脸上带着他不知道的温柔笑意。




不知道是不是叶修的错觉,他感觉自己头上真的有一对儿只有黄少天可以看见的兔耳朵。




“老叶老叶,你的耳朵好软,感觉就像真的兔耳朵一样。”黄少天一脸兴奋地说道。




叶修转头往前走:“快走吧,少天大大。再慢一会儿我们就可以直接吃午饭了。”




还没到食堂门口,一个包子就直接飞到了叶修的面前。




叶修下意识往左边侧了侧身子,成功躲过了那个飞来的包子。




包子就准确打在了身后黄少天的脸上。




“靠靠靠,你们居然偷袭我!我跟你们讲,等我知道这个包子是谁扔的,那个人就要完蛋了,”黄少天看起来非常生气。




叶修目送着黄少天愤怒着往食堂跑去。




带去一脸的肉包子味儿。




食堂里非常混乱。




叶修到的时候,以方锐为首的猥琐捂裆派防御队,和以张佳乐为首的愤怒投掷派进攻队打得正欢。




只是在此时他们无一例外暂时停止了打斗,动作格外标准统一往食堂门口看去。




食堂门口站着叼着烟的叶修。




叶修被看得有些发毛,不禁把嘴里的烟掐了。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老叶兔耳朵是你们能看的吗?”还没等叶修说话,一边的黄少天跳了出来,一手护着叶修的头顶,一手趁机环住叶修的腰。




叶修:“……”




回过神的方锐最先说话:“老叶!你背着我偷偷干了什么?!你头顶的兔耳朵哪里来的?”




叶修只能表示: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还有我什么时候背着你了?最后能不能让一让,我快要饿死了。




方锐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包子递给叶修。




叶修看了已经凉透了的包子一眼,心情无比复杂地接了过来。




还没等交接完毕,方锐眼疾手快摸了一把叶修的头顶。




“太可爱了。”方锐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羞涩。




叶修面无表情地想:真是难为这个不要脸的玩意儿居然还知道不好意思这几个字怎么写。




喻文州把档案资料放下,有些担忧地地说:“前辈这是怎么了?”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能拿下来吗?”王杰希轻轻扯了扯兔耳朵。




“能,不过揪下来之后,我大概也就死了。”叶修感觉着头顶传来阵阵的痛感,“疼死的。”




王杰希面带歉意,安抚性碾了碾兔耳朵尖。




这不碾不要紧,一碾叶修就感觉不对劲了。




一股电流从耳朵尖传到全身上下,身子陡然软了一下。




王杰希看着双眼含着雾气,脸颊通红的叶修愣了愣,松开了手。




叶修抖了抖耳朵,把耳朵从王杰希的手下抖了出来。




还没等叶修谴责控诉王杰希,那边孙翔就先“你你你”个没完。




叶修转头就发现孙翔的脸比自己还红:“你干嘛呢!”




叶修:“我吃包子呢,你也要吃?”




方锐一脸的痛心疾首:“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吃包子!”




“……”




“包子不是你给我的吗?”




方锐沉默了几秒决定继续刚刚的话题:“等会儿还有比赛呢!你这个样子万一让别人看见了怎么办!”




“震惊!中国队私下里居然是这个样子!”黄少天慷慨激昂地说道。




“惊天秘密!中国队领队居然会长出这个东西!”张佳乐紧随其后。




“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关注今日的电竞周报。”方锐最后来了一个总结。




“我求你们快去吃药好吗?老冯知道自己饱含期望的队员私下里都这样吗?”




“他知不知道,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如果让冯主席知道老叶你的兔耳朵,估计他会直接吃药。”黄少天一脸的真诚。




叶修接过苏沐橙递过来的镜子:“耳朵在哪呢?我怎么看不见?”




“这呢这呢。”黄少天往叶修头上一指。




叶修按着黄少天指的地方左看看右看看,看来看去也没看出哪里有耳朵的痕迹:“哪呢哪呢?”




“只有我看不见吗?”




国家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致点头。




“前辈,可爱。”周泽楷腼腆笑了笑。




叶修现在只想抽根烟冷静一下。




最后叶修选择了戴帽子去比赛现场。




帽子是张佳乐提供的,帽子的正中央贴着一朵明晃晃的小粉花。




没办法,中国队员翻来翻去只找到了这一顶帽子。叶修本着反正自己也看不见的原则戴上了。




又热又闷的天气里带着一顶又热又闷的小粉花帽子。




刚刚逛街回来错过了整个前因后果的楚云秀看到叶修之后的目光呈现一种呆滞状态。




叶修也不好意思跟人表示:自己长了一对兔耳朵,为了不让明天的电竞头条上写中国队领队居然会有兔耳朵。这已经是最方便的隐藏方式了。




“我就说嘛,男人不能看外表,谁知道你正经的外表下有没有一颗闷骚的心。”楚云秀感慨地拍了拍叶修的肩膀,一副你懂我懂大家懂的目光,“我那里还有粉红色的高跟鞋要不要你改天试一试。”




叶修:“……”




等等,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叶修好说歹说,解释了半天才解释这个粉红小花帽子的来源。




楚云秀知晓原因后,先是失望地叹了口气,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追问道:“那你戴帽子干什么?”




叶修动作一僵,在楚云秀的注视下缓缓摘下了帽子:“他们说我长了对儿兔耳朵。”




“耳朵?哪里呢?”楚云秀扒拉几下叶修的头发,“脑瓜儿顶上?我怎么看不见?”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其实我也看不见来着。”




“只有那几个货能看见吗?”楚云秀疑问。




叶修了点头。




“为什么只有他们能看见呢,我们不如想一下他们的相似的地方。”楚云秀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说道。




叶修有些懵:“都不吃药?”




楚云秀意味深长笑了笑,深藏功与名离开。




大概是楚云秀留下的目光内容太丰富,弄的叶修浑身别扭。




就在叶修别扭的时候,一个清扫大妈走了过来。




叶修大脑一抽,张嘴就问:“麻烦您看看我头顶上有没有兔耳朵?”




大妈:“……”




叶修:“……”




叶修恨不得穿越回去几秒,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最后等喻文州来找叶修的时候,叶修低着头面对着墙,整个人呈现一种反省面壁转态。




“前辈怎么了?”喻文州轻轻地问。




“我在想楚云秀刚刚的话什么意思。”叶修抖了抖耳朵,“为什么只有你们才能看见我的兔耳朵呢?”




“大概是前辈太可爱了,只有深深爱着前辈的人才能看见这么可爱的兔耳朵。”喻文州抬手揉了揉来回抖动的兔耳朵。




叶修抬头看了眼笑容温柔的喻文州。




喻文州凑过去轻轻亲了叶修的嘴角:“能看见这么可爱的前辈是我的荣幸。”




叶修的兔耳朵从纯白色慢慢变成了粉红色。




大概是害羞了吧。喻文州这样想着。




---END---



评论

热度(519)

  1. 温柔腹黑的铭铭懶懶貓兒看萌點 转载了此文字
  2. 三芮十人语罢寄无人 转载了此文字
  3. 雪落太行语罢寄无人 转载了此文字